20210705235550 00000002

謝長亨總教練的投手訓練筆記(二)

作者 : 謝長亨總教練
《1995年參加讀賣巨人二軍春訓之2/18 日記》中請教桑田真澄和齋藤雅樹之問題:

(一)多一種變化球如何練習而來?

桑田真澄回答:

S.F.F.(快速指叉球)實際投法和直球完全一樣。因為個人(桑田)直球投法和一般投手略為不同,很像內飄投法。S.F.F要完全相同,將目標瞄準很低,即便沒有落差角度,也會因和直球速度不同而產生時間差效果。但最重要的好球帶絕對要低,直球尾勁的加速也不可忽略。

現在回想起來:

我的指叉球啟蒙應該是譚信民教練,譚教練告訴我有指叉球這種球路,我偶爾會練習一下。但當時幾乎沒有人真正會投指叉球。

大概在1985年,我是光華隊(像是現在的陪訓隊)成員,參加多明尼加的一個邀請賽。當時一位古巴投手用SFF三振光華隊10幾次,我沒見識過SFF投這麼好的投手,讓我非常驚訝和好奇。於是,我請隊上翻譯陪我去請教這位古巴投手。

古巴這位投手告訴我「食指和中指夾球時,V型的底部要留一些空隙」。在古巴投手身上看到指叉球的威力後,更加確定「我要好好練習指叉球」的想法。

桑田真澄本來拿手球路是滑球和曲球,後來武器庫也會想增加縱向變化球,因此在1988年跟當時巨人洋將Bill Gullickson學SFF。

我碰到桑田的1995年,他的SFF已經投的很好,而指叉球也已經是我主要的武器。當時會這樣提出這個問題,是希望確認自己對指叉球的想法和桑田是否一樣。

指叉球和速球就是同一個放球點投出兩種球路,按照現在的科學表達方式就是「共軌」。

現在我們可以運用科技設備的Rapsodo和高速攝影機,有效的根據個人設計出投球球路的軌跡 ,當然找軌跡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「利用共軌迷惑打擊者」效果的球路。「利用共軌來迷惑打擊者」這策略,我個人認為「指叉球和速球」是比較好的搭檔!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Shopping Cart
FOLLOW US  
捲動至頂端